联系我们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电子书zolsky.com
 
您的位置:
 
浮生如梦
书籍大小:296KB(压缩包)
书籍类型:TXT电子书
运行环境:电脑/手机/平板/电子书阅读器/MP3/MP4/PSP/PDA等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是否连载:完结小说(全本)
书籍作者:蚂蚁望月
更新时间:2014-06-02
书籍评级:
安全检测:   卡巴通过
NOD通过 360通过 金山通过  瑞星通过


 书籍介绍

浮生如梦

作者:蚂蚁望月    电子书类别:都市言情   小说状态:全本完结


内容简介:

  烽火的《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很多书友都看过,书是好书,遗憾的是收尾太烂,让人懊恼。对于烽火不加评论。网上续写《二狗》的很多,蚂蚁算是最出彩的,很多原作中的伏笔在蚂蚁的续作中都写了出来。

  陈浮生从地上站起来,把信轻柔折好,放进口袋,心里做好了十足的准备等手术室里的医生出来宣布那个最坏的消息。曹野狐依旧靠着墙壁望着天花板,默默流泪。手术室门外这个原本不算狭窄的走廊一时间充满了令人欲远远逃离的压迫感。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主子陈浮生背后的周小雀忽然间转头,盯向来时的楼梯口,一双拳头忽的捏紧,似乎有什么东西引起了他极度的警惕,但是楼梯口空空如野,不见半个人。几个呼吸过后,在场的人都隐约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这时曹野狐也停止了流泪,一双细眼微眯,陈富贵则扶在浮生身侧。脚步声越来越响亮,一个转身过后,楼梯口出现了一个年轻人,一身玄素似道服的古怪着装,嘴角含笑,一对凤眼却丝毫看不见笑意,左手提着一个里里外外裹了不知道多少层麻布的东西。如果王虎剩大将军在此的话,一定会注意到此人上楼时脚居然是踮起来的,也就是只有前脚掌着地,跟他当年在吴山见到的那个近乎妖孽的女人一个路数,不过今天这个却是一个爷们儿,不知道二者之间有没有联系。

  青年见到走廊尽头一堆人个个警惕如临大敌,不禁一愣,然后嘴角的笑意越发深切。他径直走向陈富贵,在相隔一步远的地方忽然右手捏拳往前一送,看似没有什么力道,陈富贵却露出凝重的神情,一只大手箕张,迎着对方拳头也是往前一送。呯!一声闷响,青年向后退了半步,陈富贵则如海边巨石牢牢定在原地,脸上不见任何表情。

  威武如富贵者,天下无双。

  “好!果不愧是陈老神仙的孙子。”青年后退半步也不恼,反而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陈富贵,他自己的身量也不算低,一米八几的身高在普通人之间已是上等,但遇上陈富贵只能仰视。
自始至终,他提着东西的左手近乎纹丝不动。

  “状元王玄策!”曹野狐此时已从墙根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眯得更厉害了。状元王玄策,榜眼王虎剩,探花陈庆之。榜眼王虎剩,探花陈庆之,二人早已把命交给陈浮生,现在还在山西软硬兼施,黑白并用,唯独排名第一的王玄策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传闻王玄策大小黑白通吃,从不失手,心狠手辣令人发指,但此人的成就没半点水分。

  王玄策斜睨了一眼叫出自己名字的曹野狐,转头对陈富贵讲到:“我那半调子师傅的师傅,也就是我的半个师祖,他老人家说欠你们陈家半壶虎跑龙井,既然牛气到不行的陈老神仙已经仙逝,按照师祖的遗嘱,这半壶虎跑就算在老神仙的孙子也就是你身上了。”说着把左手提着的东西平举到了陈富贵眼前,不成想这个两米的汉子一侧身,将身后的陈浮生让到前面。

  “这个才是陈老爷子的亲孙子,我是他哥。”

  “你?”王玄策看了一下陈浮生,又看了一眼陈富贵确信对方没有半点玩笑的意味,才开始注意陈浮生,不过他越看越心惊,半晌以后轻叹了一句:“三十年众生牛马,六十年诸佛龙象,果然,有其子方有其父啊。”陈富贵皱着的眉头拧的更紧了,这个浑身透着古怪的年轻人越发让人琢磨不透,最后的一句“有其子方有其父”,更是让陈富贵充满了警觉,熟悉他们兄弟二人的都知道二狗的父亲在二狗出生以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让陈家母亲半生坎坷,也让二狗对他从未谋面的爹充满了怨恨和敌意。这个名头极大的状元王玄策知道的事情不知有几分根据。

  “怪不得便宜师祖回光返照时吩咐今天把这壶虎跑龙井送给老陈家的孙子,先天锐金之体啊,你身边如果有木灵之人还不得被你克的死死的。”叫王玄策的青年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堆别人听不懂的东西。 “我说,陈家老神仙的孙子,你身边是不是有什么亲近的人肝肾五衰,也就是医生们说的肝衰竭,肾衰竭?”听闻此话,陈浮生原本已呆滞如死灰的眼睛突然闪出了一点点的光亮,一种叫做希望的光亮,他慢慢的转头,看到了王玄策和他手里依然平举着的包裹。

  “这壶虎跑龙井是师祖留下的,特意嘱咐我用他交代的方法冲泡,可以助木灵之体补充精元,拿去吧。”王玄策等陈浮生把包裹接住,便转身离去,走到陈富贵身前时,被富贵身子一横拦下了,只见王富贵伸出右手道:“以后来南京了找我,我叫王富贵。”王玄策一愣,然后哈哈笑了几声,伸出右手跟眼前的这个巨汉握了一下,然后也不停留径直走下楼梯,下楼瞬间依稀听见他嘀咕:“半调子师傅和师祖,你们可以安心的投胎了,不用担心一辈子到死都欠着别人东西,还要等来世继续还”

  陈浮生那双捅了上海熊子一刀都没有哆嗦的手,此刻突然抖了起来,他快速的将包裹外面的麻布一圈一圈缠下来,缠到最后发现包裹正中间是一个古香古色的紫砂茶壶,轻轻一摇就会发现壶里还有半截液体,也不知道王玄策从哪里将茶壶带来的,现在摸起来茶壶居然微微烫手。陈浮生眼里的光芒越来越亮,拿到茶壶后马上冲向手术室,曹野狐刚想拦下他,被身后的陈富贵 一手抓住肩膀便再也不能前进一步

  一个月以后,北京军区某大院内,一个满头花发却梳理的整整齐齐,身着便装的矍铄老人对身后的一个戴中校肩章的年轻人轻声说道:“野狐,找个时间把你妹妹接回北京吧,你跟那个陈浮生讲,说我们可以给蒹葭最好的医疗保障,他只要愿意,随时可以来北京看到蒹葭。一双儿女姓陈,可以暂时给他带,不过我也要随时想看就能看到这两个孩子。”老人的声音不大,却透漏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意味,让人无法拒绝。

  陈浮生从地上站起来,把信轻柔折好,放进口袋,心里做好了十足的准备等手术室里的医生出来宣布那个最坏的消息。曹野狐依旧靠着墙壁望着天花板,默默流泪。手术室门外这个原本不算狭窄的走廊一时间充满了令人欲远远逃离的压迫感。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主子陈浮生背后的周小雀忽然间转头,盯向来时的楼梯口,一双拳头忽的捏紧,似乎有什么东西引起了他极度的警惕,但是楼梯口空空如野,不见半个人。几个呼吸过后,在场的人都隐约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这时曹野狐也停止了流泪,一双细眼微眯,陈富贵则扶在浮生身侧。脚步声越来越响亮,一个转身过后,楼梯口出现了一个年轻人,一身玄素似道服的古怪着装,嘴角含笑,一对凤眼却丝毫看不见笑意,左手提着一个里里外外裹了不知道多少层麻布的东西。如果王虎剩大将军在此的话,一定会注意到此人上楼时脚居然是踮起来的,也就是只有前脚掌着地,跟他当年在吴山见到的那个近乎妖孽的女人一个路数,不过今天这个却是一个爷们儿,不知道二者之间有没有联系。

  青年见到走廊尽头一堆人个个警惕如临大敌,不禁一愣,然后嘴角的笑意越发深切。他径直走向陈富贵,在相隔一步远的地方忽然右手捏拳往前一送,看似没有什么力道,陈富贵却露出凝重的神情,一只大手箕张,迎着对方拳头也是往前一送。呯!一声闷响,青年向后退了半步,陈富贵则如海边巨石牢牢定在原地,脸上不见任何表情。 威武如富贵者,天下无双。

  “好!果不愧是陈老神仙的孙子。”青年后退半步也不恼,反而饶有兴致的上下打量陈富贵,他自己的身量也不算低,一米八几的身高在普通人之间已是上等,但遇上陈富贵只能仰视。自始至终,他提着东西的左手近乎纹丝不动。

  “状元王玄策!”曹野狐此时已从墙根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眯得更厉害了。状元王玄策,榜眼王虎剩,探花陈庆之。榜眼王虎剩,探花陈庆之,二人早已把命交给陈浮生,现在还在山西软硬兼施,黑白并用,唯独排名第一的王玄策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传闻王玄策大小黑白通吃,从不失手,心狠手辣令人发指,但此人的成就没半点水分。 王玄策斜睨了一眼叫出自己名字的曹野狐,转头对陈富贵讲到:“我那半调子师傅的师傅,也就是我的半个师祖,他老人家说欠你们陈家半壶虎跑龙井,既然牛气到不行的陈老神仙已经仙逝,按照师祖的遗嘱,这半壶虎跑就算在老神仙的孙子也就是你身上了。”说着把左手提着的东西平举到了陈富贵眼前,不成想这个两米的汉子一侧身,将身后的陈浮生让到前面。

  “这个才是陈老爷子的亲孙子,我是他哥。”

  “你?”王玄策看了一下陈浮生,又看了一眼陈富贵确信对方没有半点玩笑的意味,才开始注意陈浮生,不过他越看越心惊,半晌以后轻叹了一句:“三十年众生牛马,六十年诸佛龙象,果然,有其子方有其父啊。”陈富贵皱着的眉头拧的更紧了,这个浑身透着古怪的年轻人越发让人琢磨不透,最后的一句“有其子方有其父”,更是让陈富贵充满了警觉,熟悉他们兄弟二人的都知道二狗的父亲在二狗出生以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让陈家母亲半生坎坷,也让二狗对他从未谋面的爹充满了怨恨和敌意。这个名头极大的状元王玄策知道的事情不知有几分根据。

  “怪不得便宜师祖回光返照时吩咐今天把这壶虎跑龙井送给老陈家的孙子,先天锐金之体啊,你身边如果有木灵之人还不得被你克的死死的。”叫王玄策的青年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堆别人听不懂的东西。

  “我说,陈家老神仙的孙子,你身边是不是有什么亲近的人肝肾五衰,也就是医生们说的肝衰竭,肾衰竭?”听闻此话,陈浮生原本已呆滞如死灰的眼睛突然闪出了一点点的光亮,一种叫做希望的光亮,他慢慢的转头,看到了王玄策和他手里依然平举着的包裹。

  “这壶虎跑龙井是师祖留下的,特意嘱咐我用他交代的方法冲泡,可以助木灵之体补充精元,拿去吧。”王玄策等陈浮生把包裹接住,便转身离去,走到陈富贵身前时,被富贵身子一横拦下了,只见王富贵伸出右手道:“以后来南京了找我,我叫陈富贵。”王玄策一愣,然后哈哈笑了几声,伸出右手跟眼前的这个巨汉握了一下,然后也不停留径直走下楼梯,下楼瞬间依稀听见他嘀咕:“半调子师傅和师祖,你们可以安心的投胎了,不用担心一辈子到死都欠着别人东西,还要等来世继续还”

  陈浮生那双捅了上海熊子一刀都没有哆嗦的手,此刻突然抖了起来,他快速的将包裹外面的麻布一圈一圈缠下来,缠到最后发现包裹正中间是一个古香古色的紫砂茶壶,轻轻一摇就会发现壶里还有半截液体,也不知道王玄策从哪里将茶壶带来的,现在摸起来茶壶居然微微烫手。陈浮生眼里的光芒越来越亮,拿到茶壶后马上冲向手术室,曹野狐刚想拦下他,被身后的陈富贵一手抓住肩膀便再也不能前进一步。

  一个月以后,北京军区某大院内,一个满头花发却梳理的整整齐齐,身着便装的矍铄老人对身后的一个戴中校肩章的年轻人轻声说道:“野狐,找个时间把你妹妹接回北京吧,你跟那个陈浮生讲,说我们可以给蒹葭最好的医疗保障,他只要愿意,随时可以来北京看到蒹葭。一双儿女姓陈,可以暂时给他带,不过我也要随时想看就能看到这两个孩子。”老人的声音不大,却透漏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意味,让人无法拒绝。






注意事项

请使用 Winrar 解压本站提供的书籍(电子书)和软件!

如果您发现链接错误或其它问题,请来信告诉我们,合作邮箱:zolsky@126.com

声明:本电子书由网友上传,本站仅为其提供存储空间,仅作为阅读交流之用,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



 
   
 
联系我们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